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性爱技巧  »  熟女逛女人世界
熟女逛女人世界
那是一家很有名的按摩院,进出的几乎是清一色的年轻女性。怪不得它的名字叫“女人世界”。

  在温热的水中泡了二十分钟,酒意散去了不少,炽烈的欲念却越来越大。我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。但一点是肯定的,我在这里会被一个陌生的男人操。

  男人到色情场所消费是去操屄,那么女人来这种场所就是找男人操了?

  我披着店家提供的那种柔软、轻薄的浴袍跟着小琴来到了三楼。小琴看样子不是第一回来这里,一切轻车熟路。

  刚一上楼,一个穿着店装的男子迎面走过来,热情地打着招呼。因为在下面一直没有见到男人的影子,所以我穿着也比较随便,仅仅系了浴袍的腰带,领口就那样大敞着,两个丰满的乳房几乎全部暴露在外面。一见有男人,我急忙整理领口,掩饰起乳房。小琴见了笑道:“盖什么盖呀,人家早都看见了。等一会儿,别说奶子了,就是屄也得露出来。”我有些不好意思地冲两个男子笑了笑。

  我们被引进一间洁净的小休息室,几上放着桔子汁和一盘水果。我们坐了下来,我接过了那个男子递来的桔子汁。小琴大咧咧地翘起了二郎腿,浴袍顺势卷了下去,我清楚地看见了腿间的黑毛。“两位小姐,有熟悉的服务生吗?”男子彬彬有礼地问道。“没有的啦。你给我们找两个来吧。要长得好的,手艺高的。

  上次那个叫什么彬的那叫什么,几下子就出来了,快枪侠!”小琴一副老玩家的样子。“哈哈,上次你叫的那是个新来的,没经过阵势,早被炒鱿鱼了。”男子笑到。“姐姐既然信得过我,我把我的两个好哥们叫来伺候你们,保证你们满意。

  比知道姐姐要单点还是套餐?”估计他们说的是行话,我听得有点糊涂。“套餐!

  告诉你,我这姐姐可是第一回来,你们可得把她伺候爽了,别吓着她。”

  “放心吧,我给他她安排个温柔的,保证叫她满意。”说着,男子转身出去了。“小琴,什么单点套餐的,神秘兮兮的,你可别吓我呀?”我赶紧问道。

  “你呀,老土,整天就知道捧着什么会计师教材,外面的世界一窍不通。单点就是按摩,再给你摸摸、咂咂,没劲!套餐就是操屄。咱来不就是找个男人操操吗?”

  我一听吓得连忙摆手:“小琴,前面那什么单点就挺好的,咱不要什么套餐吧。”

  “咳,那多没意思,听我的!”我刚想再阻止她,门被推开了。刚才那个男子领着两个年轻的男子走了进来,看样子他们都在二十三四岁。

  “两位小姐,这是我的两位兄弟,人长得帅、活儿也好。你们看满意不?”

  我吓得连忙低下了头,不敢正视站在那里的两个男子。“喂,我说姐姐呀,你看满意不满意?要是不满意。咱们再换!”我红了脸,好在屋里的灯光是暗色的,别人看不出来。“你说吧,你觉得行就行。”到了这份上了,我也不能在推辞了。

  “哈哈,你倒是爽快,是个男人就行。好吧,就他俩了。”“好吧,哥俩儿,你们可要把两位小姐伺候好了,她们可是常客呀。好了,两位小姐玩好。”说着,那个男人退了出去。

  两个男子分别挨着我俩身边坐了下来。挨着我的,是那个个子高的。高个男子刚想伸手搂我,小琴叫了起来:“喂,我说,我姐姐是第一次来,你可别叫她吓着了。”高个儿连忙缩回手:“好的,好的。我肯定会温柔点的,不会吓着她的。”说着,他剥了一片桔子送到我的嘴边儿。我有点不习惯,但我还是张开了嘴,吃下了他递来的桔子。他还要继续剥,我连忙谢绝了:“好了,我自己来就是了。”那边,另一个男子已经搂上了小琴,一只手早伸进了她的浴袍里,抚摸着她的乳房。“姐姐,你也别紧张没完了,叫人家小哥多尴尬呀。小兄弟,没事了,亲热亲热吧。告诉你,你今儿个幸福了,她可是从来没被男人玩过的呀。”

  小琴一面把手伸到那男子的裆下,一面对高个儿说。高个儿似乎不相信我没被男人玩过:“这么漂亮,还能没男人玩?”说着,他再次伸出手来搂住了我的脖子。

  我下意识地想挣脱他的搂抱,但他搂得紧紧的,我动弹不得。高个儿从我敞开的领口瞥见了我的乳房:“好大的乳房呀。来,我摸摸。”说完,他的手就伸了进来。当他的手摸到我乳房的一刹那,我就像触电了一样。这种感觉,是我在第一次被前男友摸奶子时候所有过的。高个儿的手娴熟地在我的两个乳房上游动,揉、捏、拧、挤,我酥软了。我闭上了眼睛,任他玩弄我的乳房。

  我看不见小琴在和那个男子做了些什么,我只听到叭叽叭叽的亲咂声,是在亲嘴还是在咂奶我就不得而知了。我的奶头在高个儿玩弄下,很快就竖立起来。

  他的手饶到我的后背,上下抚摸着,另一只手扳过我的脸,温热的嘴唇贴到了我的嘴巴上,他先是轻轻地用舌头舔着我的嘴唇,接着他就紧紧吸住了我的整个嘴唇,使劲地亲吻着、吮吸着。我被他亲的喘不过气来,感到一阵的窒息。我正要推开他,那边小琴开口了:“好了好了,别亲了,快上去按按吧,身子疼死了。”

  高个儿松开了我,一副意犹未尽的样子。“等会儿再亲吧,别说亲嘴儿,就是亲她的屄也行啊。”小琴冲着高个儿说。

  我们拥搂着走进了按摩室。按摩室是分开的,这下子我有点慌了:“小琴,咱一块儿按吧。”“哈哈,说你傻你还真傻了,哪有那样的按摩室的。我可不想叫你看见我们一会儿操屄的样子。咋的,你喜欢被别人看你被操?”小琴和那个男人急不可耐地钻进了按摩室里去了。

  我急得直跺脚,但却没有了办法。下面,就要靠我自己了。我被高个儿拥着走进了另一间按摩室。

  按摩室不大,一盏粉红色的小壁灯散发着神秘的光芒。一张小号的双人床紧挨着墙壁而放,上面铺着洁白的床单,一只高高的枕头端放在床头。一只小窗头柜上放着按摩用的瓶瓶罐罐,旁边还有两袋避孕套。小屋的摆设简单却充满了色欲的气息,令人一走进来就会产生自然的欲念。

  高个儿搂着我坐到床边儿。我极力地令自己镇定下来。既来之则安之!如果我再胆怯下去,会被他耻笑的。既然来这里就是为了找男人操,我再作出那样正经的举动显然就不合适了。这样一想,我真的镇静下来了:“不就是找男人操一下吗?又操不坏,权当被男人强奸了。看我这没出息的样儿,我是花了钱的,为什么反而主客颠倒了呢?

  他低下头来舔我的乳房,我的乳房上被他的唾液弄得湿漉漉的。“来,上床趟下,我先给你按按。”我按照他的要求,抬腿上床。不小心,我的浴袍滑了下来,整个上身全部裸露在他的眼前。我看见我的乳房上有一丝的红痕,是被他搓弄的。男人为什么总是喜欢用力摸女人的乳房呀?白白嫩嫩的,他们怎么忍心下得去手呀?这下子我没有去顾及滑落的浴袍,奶子已经被他摸了、舔了。还在乎露出来叫他看?

  我脸朝下伏在了床上,等待着他下一步动作。我没有按摩过,不知道会是从哪儿开始。此刻,我有点着急他快点开始了。

  他站在地上,开始脱衣服。刚才他穿的是很整齐的西装,好象还扎着领带的。

  “害怕吗?”他一面脱衣服,一面问我。我听见了解腰带的蟋索声。“一个男人在脱裤子,一会儿就会赤裸裸地爬到我身上。”我这样想着。“害怕什么?

  怕你吃了我?”我故作镇静。其实我心里一直很紧张。“吃不了你,刚才吃了你的乳房,一会儿我就要吃了的小毛屄了,你还不害怕?”我听到他拍打身体的声音,看来他已经脱完了。他是裸体吗?应该会穿着裤衩吧?他挨着我的身边坐了下来,我接触到了他温热的身体。我的心一颤。

  他伸手按住了我的肩头,开始慢慢地揉按起来。他的手从肩头一点点儿按向我的腰部。“把袍子脱了吧。”说完,他伸手拉我的浴袍。我身子轻轻一抬,整条浴袍被他脱了下来,于是,我整个赤裸裸的了。他把手放在我的屁股上,轻轻地抚摸着。“你的屁股也很漂亮。你真的是个完美的女人。今晚能伺候你,真是我的福气呀。”他赞美着我的身材。我没有回答他,默默地接受着他的抚摸。

  “我给你擦点橄榄油吧。”他拿过几上的小瓶子,打开盖子。

  我的腰窝一阵凉意:他把橄榄油倒在了那上面,然后,他用手掌把橄榄油摊抹到我的肩头、脊背、屁股、大腿,凉凉的、滑滑的。在往我的臀沟里抹的时候,他的手指碰到了我已经开始肿胀的阴唇。他翻身骑在我的腰上,我明显感触到了他胯下硬硬的鸡巴,显然,他是裸体的,我们俩都是裸体的。“我给你蹭蹭,好舒服的。”他双手扳住我的肩头,屁股开始在我身上滑动。橄榄油的润滑产生了奇妙的作用,他的屁股在我的腰上、屁股上、大腿上上上下下、来来回回,滑溜溜、热烫烫的。他的屁股很结实、很肉感。我被他的屁股蹭得春心荡漾,大腿间淌出了热辣辣的骚水,和橄榄油混合到了一块儿。我暗暗庆幸:这样他就不会看见我流出骚水了,他会以为那是他抹上去的橄榄油。我觉得自己很好笑:女人流骚水有什么害骚的呢?那不是正常的生理反应吗?男人鸡巴硬起来为什么人家就不害骚?

  他的屁股在我身体上蹭了很久。我把脸使劲埋在枕头里面,我受不了他的挑逗了,几乎要发出呻吟声。我担心我忍不住叫出声来,牙齿紧紧地咬住了枕巾。

  “来,翻过身来,再把前面抹上。”他转身下来,跪在我的身边。我没有勇气自己翻过身来,没有动弹。他笑了:“身子我都看了,屁股我都蹭了,还害什么羞呀?”说着,他把我扳了过来。就在转身的一瞬间,我看见了他的裸体:他的肌肉很发达、很结实,在粉红灯光下发出了令我心醉的光亮。浓密的阴毛丛中,一根白净、胀硬的男性标志颤巍巍地抖动。鸡巴,男人的鸡巴!这是我今晚看见的第三根鸡巴!前两根鸡巴现在已经被我的两个姐妹在那里握着、舔着、咂着、撸着,或许此刻已经捅在她们的屄里,她们正疯狂地夹着、操着。而眼前这根鸡巴正在我的面前,它将完全属于我的,我马上就要摸他、舔它、咂它、夹它!

  他把橄榄油倒在了我的乳房上,他的眼睛火辣辣地盯着我,我不好意思注视他,我闭上了眼睛。他把橄榄油抹向我的肚子、我的裆间。他的手停在我的屄上,一根手指轻轻地在我的屄缝间摩擦,好舒服!“今晚我不给你再按摩了,我就好好伺候你吧?”他一手在我的乳房上揉摸、一手在我屄上滑动。我点点头。我本来就不是来搞什么按摩的,我相信他也不会真正的按摩。他躺在我身边,紧紧地搂住我。他扳过我的脸,亲吻着我焦渴的小嘴儿。我再也顾不上什么颜面了,我主动搂住他的脖子,迎合着他的亲吻。

  橄榄油的奇妙我是第一次感受,我俩滑不溜湫的,就像两条泥鳅纠缠在一堆儿。

  我俩搂在一块儿翻滚着,一会儿他趴在我身上,一会儿我压在他身上,四片嘴唇儿却一直紧密地粘合在一块儿。我和男友亲过、我和丈夫亲过,但却从来没有这样激烈、疯狂。这个漂亮的男人把我身上最原始的情欲挑逗起来了,当他把舌头伸进我的嘴里时,我使劲地吮吸着,吞咽着他源源不断流出的唾液。我疯了,我在吃这个刚认识的男人的唾液!!

  “快,握住我的大鸡巴!它是你的!快使劲撸它!”我毫不迟疑地伸手握住了他硬的像根铁棒一样的大鸡巴。他的鸡巴上粘满了橄榄油,滑滑的,好几次脱离我的手掌。都说男人是淫兽,女人在性欲爆发的时候,并不比男人逊色。此刻,我从一个淑女变成了一个疯狂的淫兽。我忘记了什么是含蓄,我忘记了什么是羞耻,我的脑子里只有一样东西:男人!男人的屁股、男人的大腿、男人的鸡巴、男人的精液。我什么也不需要,我只需要男人!男人!男人!他吮吸着我的奶头,虽然我已经停止了哺乳,但我的乳房里还存在着少量的奶汁。一股甜美的奶水被他吸了出来。他感到惊喜:“你还有奶水呀?太好了!今天我可是走运了。”他像一个饥饿了三通天的婴儿遇到了母亲的乳房,使劲地咂着奶头。我乳房里少量的奶水被他咂的干干净净。他意犹未尽地述说着遗憾:“太可惜了,我刚刚咂出点甜头了,奶水就没有了。除了母亲,我还是第一次吃女人的奶水,它居然是这样香甜。”我感到他有点好笑:“没有了就别咂了,你咂得我好痛!”我双手勾住他的脖子,用力扳向我的乳峰中间,恨不能把身上这个男人挤入我的体内。

  他翻身趴到我的身上,扶住他又粗又大的鸡巴,在我的屄口摩擦。源源不断的淫水流出我的阴道,流到他正在上下摩擦的鸡巴上。“你的水好多呀,床单都湿了。”他淫笑着。我感到很尴尬:“那不是我流出来的,是你弄的油嘛。”

  “哈哈,别撒慌啦,橄榄油和屄汤我还是辨别的清的。流吧,我就是要你流出来更多的屄汤来。这样,我一会儿操你的时候就顺畅多了。”我被他摩擦的欲火焚烧,我完全控制不住了,禁不住张口哀求起他来:“别折磨我了,你快把它捅进来吧,我受不了了,快,快!”他看已经是火侯了,一手分开我的阴唇,另一只手握着鸡巴,用力向下一顶,“哧!”的一声,他的鸡巴像泥鳅一样滑进我的阴道。好满荡啊,好充实啊!他开始慢慢地抽插,速度越来越快。他的大鸡巴在我阴道里横冲直撞,粗大的鸡巴头戳到了我屄腔里每一个角落。“操!操!我使劲操!”他一面大力运动着,一面猥亵地叫着。在聊天时,牛郎也说着同样的淫秽话,但他发给我的是文字。如今,一个男人亲口在我耳边污言秽语,是那样的刺激。我享受着声音的刺激,享受着他鸡巴的操戳。“操吧,你使劲操吧!操死我吧!操死我吧!”我也不知道怎么会如此有勇气说出这些淫荡的话。

  “噗哧!噗哧!”我俩的肚皮在撞击,大鸡巴和小骚屄搅合在一块儿发出淫秽的声响。“咱俩换个姿势吧?”他抽出鸡巴,气喘吁吁地说。“好,什么姿势?”

  他就是我的上帝,他什么要求我都答应。“你趴着,把屁股高撅起来,我从后面操进去。我想看你丰满的大屁股。”我双膝跪在床上,脸朝下埋在窗单里,高高地撅起了屁股。这是个令女人有耻辱感的姿势,丈夫曾经几次要求我这样做,但我都严厉地拒绝了。现在,我为眼前这个男人撅起了屁股。“你把屄眼扒开,我好操进去。”他跪在我的身后。我双手扒开了阴唇,迎接他鸡巴的再次插入。我双手抱着我的腰肢,使劲地往我的屄央狠抽猛插,直插的我淫水飞溅。

  屋子里飘荡着我俩的喘息声、操屄声…………

  不知过了多久,他突然大叫:“来了,我来了,我要射了!我要射精了!”

  他的叫声刺激了我,一股难以描述的快感汇集到我的胯下:“我也来了!射吧!

  你使劲射吧!”我感觉到他鸡巴剧烈地抽搐,随后,一股滚烫的精液直碰向我阴道深处…………

  当我被他搀扶着走出这间淫荡的房间时,看见小琴正和那个男人等候在那里。

  小琴的脸上荡漾着满足的喜悦。“哈哈,你们可真能操呀!怎么样?操得舒服吧?

  爽不爽呀?”小琴淫淫地取笑着我。我的脸又一次红了…………有了这次性的放纵,我彻底地完成了由一个淑女蜕变成一个荡妇的所有障碍,心理上的、行为上的。

  【完】